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万能网卡下载 >> 正文

【流年】中考进行时(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雨过初霁的教室显得安静,安静的只能够听见亚曦的抽泣声。地上,满是湿纸,而她原本就一脸褶子的花容,已经被泪水涂抹,人与窗外的落红共憔悴。芳雨实在坐不住了,起身想凑过去安慰,却被一旁的艾伦一把拽住:“别,让她哭个够,看看那个甩她的男孩子在她的心目中有多么得重要。”芳雨愣了一下,笑着看了看亚曦,又重新挨着艾伦坐了下来。玉宇在不远处的座位上单坐着,眼珠子一边看着亚曦,一边又瞧瞧芳雨艾伦,显得好奇。

亚曦听得真切,将手中的纸巾重重地掷在桌子上,嘟着嘴伤心道:“你们几个也真是,说好的好姐妹,也不来安慰安慰,我——失恋了……”亚曦特意将声调拖得老长。

此语一出,芳雨如脱了僵的马绳,立马跑了过去。艾伦也笑着起身跟了过去,却被捂着嘴笑的玉宇拉住:“帮个忙,帮我揉一下。”玉宇腾出一只手,不停地指着自己的肚子。

“干什么?肚子痛,上医院啊!”艾伦故意叫道。

“不是,”玉宇这回笑出了声,将肚子腆着,“揉——揉。”

艾伦这回看出了端倪,迅速地伸出双手朝玉宇的肚子乱抓了一通,然后将脸贴近玉宇的头,小声地说:“从实招来。”

“她就……”玉宇没说完,又趴在桌上大笑。

亚曦与芳雨莫名其妙地看着。艾伦一把将玉宇揪住,质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玉宇强忍了笑声,咳嗽了一下,说:“她原本就没恋嘛!”说完,又捂着肚皮笑开了。

艾伦先是一愣,后是仰头大笑。亚曦听后瞪起了眼珠子,紧绷了嘴唇,跺起了脚,正欲发作。

芳雨急忙安慰道:“别别别,她们俩个失心疯呢,别跟着一起疯!”

亚曦撅着嘴唇,又伤心了起来,转瞬,挺起胸自嘲道:“哼,我好端端的花季少女,为什么偏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世界上的好男人多的是。”

“对,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啊?”芳雨隐忍着笑迎合了一句。

许久,教室里的笑声渐息。艾伦突然说:“你们要不要到外头补习体育啊?”

亚曦这回来了劲,说:“去,是在我家对面的工程学院的操场上吧。”

艾伦点了点头,看着芳雨。芳雨疑惑道:“我是有点想去,不过,得问一下我爸爸。”

玉宇始终没有理会。

晚上,建珍一踏进门槛,还来不及放下手中的饭盒,就冲老公欢春嚷嚷:“上学期我就说你女儿芳雨的体育不行,要去补习,你就是不同意。现在到了节骨眼上了,咋办?”

欢春看着焦虑的老婆,噗嗤一笑:“你啊,敢情天都要塌下来似的。”

就寝的时候,建珍又说:“芳雨的体育咋办?”

欢春不耐烦地说:“你说咋办?”

“那些小朋友们在说,是否去工程学院补习。”

欢春并没有回应,而是冲芳雨的房间喊道:“芳雨,你去补习体育吧?”

“可以。”芳雨接了一句。

欢春遂转向建珍:“你女儿说了,可以,现在你可以睡了吧。”

建珍的心里还是悬着一块石头,拉了拉被子,说:“你去跟芳雨报名。今天,你照看芳雨,等她写完了作业再睡。”

欢春随手拿了一本《人间词话》翻了起来,却想不到被建珍狠狠地踹了一脚,并唠叨道:“如果,我女儿在体育上得不到分,因此考不上重点高中,你就死得快!”

欢春不悦道:“你还没完没了了。”说完,掀开被子,拿着书径直地走向了书房。子夜十二点四十分,芳雨写完了作业。欢春听见窸窸窣窣的响声,起身打了一个哈欠,在客厅里拿了一瓶鲜奶送给了芳雨,并说:“喝掉它,赶快洗漱睡觉。”芳雨接过鲜奶,只喝了一口之后,身板就倒在了床上,眯缝起了眼睛。大约十分钟过后,欢春见芳雨的房间没了动静,遂又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却发现芳雨手里攥紧了奶瓶,不脱衣就睡着了。欢春摇了摇头,轻声地唤了一声之后,帮着拿掉奶瓶,脱了鞋子,盖上被子,关了灯,又重新回到书房。

这一宿,欢春睡得不踏实。

翌日骑电动车送芳雨上学,欢春问:“你不是每个星期六下午都去学校上体育课吗?”

芳雨答道:“是啊,可是,体育老师有时候去,有时候不去,让我们自己练。”

“知道了。”欢春有些气愤,心想,“这老师不好好上课,不负责任。”

突然,芳雨叫了起来:“爸爸,你慢点,敢情都快冲进湖里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令欢春大笑。送完芳雨之后,欢春照例去了一趟菜市场,买好菜回到家,将菜往厨房一扔,绰起电话,打给了芳雨的班主任程学辉:“程老师,我想问一下,芳雨每周到校上体育课的事,她一直都坚持上的,但似乎一点进步都没有啊。”

程老师道:“周六的体育课,是学校统一组织的,我问问。”顿了一下之后,又说,“芳雨的体育不行,你可以到外头的体育机构补习的,学校的就不要来参加了。”

“明白了,谢谢!”欢春有些泄气,原本以为,芳雨在学校可以上体育课的,还要到外头补习干什么。欢春伫在原地,愣了许久,也思索了许久。然后,欢春迅速地打开电脑,进入了“27中初三3班家长”群,找到了艾伦爸爸,加为好友。很快的,父伦爸爸回应了,欢春与之聊了起来。

欢春:您好,就是想问一下,听芳雨说,艾伦想去补习体育,我家芳雨也想去,如何报名啊?

艾伦爸爸:亚曦,艾伦已经报名了,芳雨想去的话,我帮着报一下,星期六下午2:00去工程学院看操场,并初试一下孩子的体育。

欢春:那谢谢了。

艾伦爸爸:不客气。

谈话戛然而止,欢春还是不放心,遂出门,骑着电动车找到了工程学院。工程学院里,一块红绿相间的标准操场,确是一块锻炼的好地方。但怎么看,那红色的跑道,都好像朝阳天成小区内的小道,只是中间的操场,没有高楼大厦罢了。工程学院的大门口,一位保安正坐着安逸地抽着香烟。

“师傅,想问一下,你们学院里,能报体育补习?”欢春凑上前,打听道。

“哦,那是外头的人租的,星期六与星期天才会有人来。双休日来吧,这时候没人。”

面试,是建珍带着芳雨去的。晚上回来,建珍一脸愁容,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心里如塞了一团黑色的棉絮。大约二十二点半,欢春拖着疲乏的身躯回来了。洗漱完毕之后,欢春爬上了床铺,顿时感觉氛围不对劲,遂问:“芳雨面试的如何?”

建珍一改常态,淡淡地说:“不好。”

“报了?”

“没有。那个炼体育的陈老师说,1100块20个课时,一个课时2个小时。可是,芳雨离中考,一个星期上一个课时,哪用得了20个课时啊!”

“跟她谈啊,只上一半的课时。”

“她说不行。后来,我就缓了一下,说考虑考虑,等下个星期再说。然后,她就改口了,说是可以与艾伦一起来,每个孩子上10个课时,钱总共交1100块。”

“那行啊,找艾伦爸爸说这事啊,两全其美!”

“问题是,艾伦爸爸带着孩子兜了一圈之后,就走了,说是不报。”

“哦,那亚曦呢?”

“人家亚曦半年前就报了名,且存了好多的课时在里头。”

“哦,”欢春甚觉惋惜,顿了一下之后,“其实,可以叫玉宇去的。”

“不要叫,上次孩子们议论这事时,人家根本就没搭理。”

“对了,芳雨测试的如何?”

可能这句话触及了建珍内心的伤疤,她先是瞪了一眼欢春,然后一边伸手拧欢春的脸蛋,一边骂骂咧咧了:“就怪你家死人的,听了我的多好,上学期补习体育了多好,不至于弄得措手不及。”

欢春极力推脱,“芳雨测试的,到底怎样?”

“跑不动,一圈都坚持不下来。”

“唉!”欢春叹了一口气,想不到孩子的体能这么差。不过,欢春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疑惑地说,“艾伦爸爸不至于不报啊,总感觉他是一个托儿!”

“有点像,”建珍也思索起来,“记得芳雨说过,艾伦曾经反问过她爸爸的,说什么自己家开的辅导班还要交学费之类的。芳雨曾经的班主任吴老师也说过,艾伦爸爸就是学校的老大,一个人说了算之类的。”

“他是学校的领导?”

“不是,可能与学校的什么官有瓜葛吧。”

“他做什么的,哪个单位?”

“听说是省人社厅的。”

这一宿,欢春带着一大堆疑问号入睡了。翌日傍晚,欢春习惯性的将电动车停靠在路面的一家粉面店前,头盔也不摘,围脖也不卸下,就从腰包里掏出手机,埋头看起了百度新闻。这个粉面店正好处在市二十七中的学生们出入的十字路口,每次,欢春都是在这里等待芳雨放学的。今天也不例外,欢春正兴致勃勃地看着有关于中国女排与中国贸易战的焦点新闻,这时,一位着灰色T恤的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子靠近了,问:“你——是芳雨的爸爸吧?”

欢春抬头,有些疑惑,“你是……”

对方笑道:“我是艾伦爸爸。”

欢春笑了:“哦,您好!”

艾伦爸爸直截了当地问:“你报体育补习了吧?”

“报了,怎么,你女儿不报了。”

“去看了一下,那的教学,没有技术含量,排球教的少,所以不报了。”

“其实,那的教学,我也能的,只是,孩子们只听老师的,不听家长的。我让孩子进去,也是想让那的氛围带动孩子积极向上,并愿意学习。”欢春从新打量了一下艾伦爸爸,平头,人显得精神,说话显得随意,但城府极深,话量蕴藉。欢春突然转移话题,问:“你穿的少了,不冷吗?”

艾伦爸爸有些缩有些窘,随手指着路边的一辆白色的奔驰道:“在办公室里、车里都开着空调,不觉得,只是出来了,就……”

“爸爸。”这时,艾伦从巷子里出来了,打断了艾伦爸爸的话语,转身又冲欢春莞尔一笑,“叔叔好!”

欢春迎合道:“你好,芳雨还在后头?”

艾伦道:“她在扫地,要晚点呢。”

欢春看着水灵、身材匀称笑容甜美的艾伦离去的背影,总感觉在芳雨身上少了些什么。可芳雨却是脸上挂着笑容出现的:“爸爸,今天忒搞笑,化学考试的时候,有一道题,我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演算的,然后其他四个同学都说我演算的是错的。可是,考完后百度一下,是我的方法对的,她们的都是错的,那道题足足有15分的面值呢。”说完,小丫头嘻嘻地笑了。

欢春顺意道:“那四个同学知道结果之后,什么反应?”

“集体失声!”说完,芳雨哈哈大笑。

“中午的时候,你去了艾伦家?”

“嗯,在她家吃的饭。”

“在别人家,要有礼貌。”

“嗯,知道,只是写作业的时候,我被安排在一个房间,艾伦一个房间,有些不适应,总感觉在她家束束缚缚的,拘谨得很,单调沉闷。”

听到这,欢春又想起了与艾伦爸爸见面时的情景,忽然觉得艾伦爸爸不简单,且聪明了得。在离家将近800米左右的时候,欢春将电动车停了下来,将芳雨的书包放在了踏板上。芳雨识趣,脱下了外套与手表递给了欢春,自己迈开步伐跑了起来。

欢春提醒道:“靠着路边跑,不要停,尤其是冲刺的时候……”

“闭嘴,我不要听。”芳雨突然尖叫了起来,“离我远点!”

欢春摇了摇头,只好开着电动车慢悠悠地跟着。在离朝阳天成小区不到百米的距离,芳雨还是停顿了一下,并蹲下来喘着粗气,脸涨得通红。

晚上就寝,提及芳雨的体育,建珍又拧起了欢春的胳膊,还吹胡子瞪眼,唠叨个不停:我女儿不是差生,她各样都好,要是在体育上拖后腿了,我跟你没完……闹腾累了,又担心地问:“老公,现在怎么办啊,是交那1100块,还是……”

欢春不慌不忙地说:“急什么,不还有四五天的时间考虑吗。”

“还得跟芳雨买球与绳,要好的。”说着,建珍眯缝起了眼睛,“那艾伦又不参加……”

“她爸是挖什么墙角之人……”欢春还没说完,就听见了建珍的鼾声。

送完芳雨上课回来,欢春总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遂特意下楼,去了一趟小区门口的超市,买回来十块树脂肥皂,洗起了澡。洗完澡之后,欢春安静地坐在了沙发上,但脑子却不听使唤,转个不停。于是,他绰起手机,拨通了玉宇妈妈的电话:“玉宇妈妈,玉宇的体育怎样?”

“她呀,”玉宇妈妈直爽,“不行,过不了的。我想与她交流,交流不成,我都愁死了急死了。”

“可以考虑补习啊。”

“补习,倒是想,可没门路啊。”

“你问一下她去吧,去的话,我去联系。”

“在哪?”玉宇妈妈急切地问,“这当然是好事啊。我这就问,她今天感冒没上课,在家呢。”随后,电话里听见玉宇妈妈的问话与咳嗽声。俄顷,玉宇妈妈兴奋地回话道,“玉宇说,只要是芳雨去,她就去。”

这下欢春笑了,遂将分摊那1100块学费之事和盘托出,算是皆大欢喜了。随后,欢春来了精神,迅速地走进厨房,围上围巾,淘起了米,做起了饭。约莫上午10:30左右,欢春向工程学院的陈老师转了1100块钱,并在微信的转款附带信息上注明“芳雨、玉宇的学费”。很快的,欢春被拉进了一个名叫“小巨人初三打卡群”的微信群里,算是学员家长的一份子了。

甘肃治小儿癫痫医院
癫疯病发作前的症状
癫痫持续状态是什么

友情链接:

东窗事犯网 | 洗浴信息 | 七月十四粤语 | 新生儿尿布怎么用 | 万能网卡下载 | 支撑轴承 | 刘晓庆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