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商贸公司规章制度 >> 正文

【军警杯★小说】伊甸校园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虽然正式的老师就只有一个,但教学质量基本上还过得去。

后来,不知为何,学生都到外面去上学了,年级一个一个减少。

儿时虽然学校不咋样,但终究在自己的村子上,而现在这些学生都一个一个投亲靠友,这么小就在外面上学了,仅仅一个小学,就七零八散的

到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学。

有我长大后,有一次回家时,却突然地发现,昔日的校园已经不复存在。

只剩下一具空壳,连一个学生都没有了,院子里荒草丛生,仿佛是满目疮痍。

教师空着,那位正式的老师觉得可异,就弄来几百只鸡养着,往晶学生心目是具有神圣职业的老师,如今却成了养鸡专业户。没办法,老师也得生存,也得吃饭。

我不知道造成的这种结果的原因是什么?!

我只觉得有点可惜,有点心疼。

当我再一次回乡时。

我发现那往日全村集资建起来的学校已经不复存在,真的成为一片平地,真的成为和片空白。

据说:那些砖瓦都拉到村支书家里去了,在支书家里果真就有一崭新的漂亮几层小楼矗立在村子中央,和周围的土屋、土墙、篱笆门相比原始状态相比,如一在天一在地如鹤立鸡群,如羊群里出了只骆驼。

不管怎样,曾经的这座校园是真的给人留下过许多回忆。

少年记忆如五彩斑斓的彩虹,横亘于脑际,存储在脑际。

班里来了一位女老师,人很年轻也很漂亮,小巧玲珑就,而且就象我们同龄。第一堂课她作自我介绍。

她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兰蓉,然后解释说:

“兰是兰花的兰,蓉是芙蓉的蓉。上课时同学们可以叫我老师,课下可以叫我姐姐,叫妹妹也可以。她活泼可爱的介绍引起一同学们的一阵阵童稚的笑声。

她是校长的女儿,师范毕业在这里实习。她教我们语文课,在讲解中除了课文,且把课文,还把有关课文之外的内容吸纳进来,关于文章的背景,关于作者的故事。听他讲课文就象听评书似的。

娓娓动听,栩栩如生。

它还着重教我们写作,什么写作的修辞、写作的方法技巧还有写作的经验积累。

当然很多内容都不记得了,当时理解能力太差,只记得她让我们多写日记,时间一长,日积月累,那就是你取好的写作素材。后来才真得发现,那些日记,真得就象取之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宝藏。

它就象一颗颗璀璨的珍珠妩媚地闪烁在记忆的项链上。

也许有愚人巷的这村庄太偏僻,就象鸟不拉屎的荒蛮地带,保存着原始的刀耕火种,就是老师去买个象样的笔记本都要到县城上才有。

语文老师自己掏腰包购买新的笔记本奖励给那些写作文好的有学。记得那时自己写的作文还可以,老师就在作文课上在全班同学面前诵读,心中有些喜悦但自己却也是不露声色。

一个人喜欢独处,却不喜欢和伙伴们打闹,童年除了肩上扛一支鱼杆,在池塘边一坐就是一天,望着那水仿佛也就心静如水安静若佛。自从结识了文字,就喜欢写写画画,春节那火为红的对联,文字虽不是那样工整却也敢拿出来亮一下。以往那日记与作文到了后来,却变成一种抑扬顿挫的长短句。

它记录着那童年的众多繁琐的心绪,及许多复杂的情愫。

那可是精装的笔记本,后来却让父亲给卷烟抽了,倒有些怨艾。当然,那些的确是太散乱了,就象原始村落里那树林里的落叶,有的枯、有的荣,有的泛着绿意,有的染着红晕,有的遍体鳞伤,有的千疮百孔。

这树的荣枯、叶的盛落,仿佛寓意着人生,仿佛是一篇文章轻描淡写的记述。

倒是语文师的鼓励让我不断地在空白的纸上写下许多的散乱的长短句。

让我发现,对于写作,有些东西是学不来,需要有切身的体验,需要有用心去写,灵魂的活,要用灵魂去完成、要精神去成就。

馒头西施的大儿子九龙是个早熟的孩子。

昆明治疗羊癫疯医院在哪
癫痫病能否彻底治愈
得了癫痫会遗传吗

友情链接:

东窗事犯网 | 洗浴信息 | 七月十四粤语 | 新生儿尿布怎么用 | 万能网卡下载 | 支撑轴承 | 刘晓庆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