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商贸公司规章制度 >> 正文

[社会小说]逃单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是我山区教书的困难日子,穷乡僻壤,很少有人问津。一日,猛然遇到初中同学骆中文,说是送他一个朋友来这乡政府报道上班的,那女的和我隔着老远的亲戚关系,据她自己套近乎那么说。我看得出,中文似乎对她有那么点意思,临别时拜托我照顾一二。

大概是距离的缘故,那女的后来竟然和我寂寞的同事好上了,我只有抱歉于中文,没有尽到一个老同学的照顾之责,不过,这种事情,我这个老实人也是莫得什么好办法的,只得任随自然。

记忆中的中文是个文质彬彬的有点腼腆的老实人,别说和女生说话,就是和男生说话似乎也会脸红的大男生,常年穿着青蓝色的中山服,是我的同乡,我们家只隔着一道山梁和几条河沟。

其实,我对他印象挺好的,老实热情,加之我那时是忠厚的学习委员,他们的榜样,所以我们再见依然似乎如故。

他后来逐渐地失去了他的那位准女友,但是他不怪我,这种事,大山沟里头,彼此距离遥远,有几个现在女的能耐得住分离的寂寞?更何况他们当时的情况看起来也只是初步恋情的意向。

一次和中文相见于舅家附近,他邀请我去他家玩,结果到了他条件稍好点的姐姐家,饭后我们转路,来到一处山冈吹牛。

他给我讲起了他当初大专毕业在成都闯社会的情境,使得我看到了中文文质彬彬的外表下那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他说刚毕业之际,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大都工资很低,几个穷哥们儿蜗居在大城市的最底层,看不到什么希望。偶尔挣到一点辛苦钱,也就几个哥们儿你请我我请你的成天吃喝玩乐,没事就瞎混,以前清高的他连端盘子洗碗扫地帮馆子都干过。

他还促狭地给我讲起了他和几个哥们儿深夜逃单的事情,我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有些惊心动魄,有些怀疑这是中文经历过的!

那是他们提前预谋好了的!几个混迹城市底层的穷哥们儿,没什么像样的收入,又爱聚在一起吃喝,难免不惹是生非!

他说那是一个秋日的夜晚,他们瞅着一家几乎无人的偏僻餐馆,几个哥们儿喝五吆六的要了一大桌菜,几箱啤酒,热闹地吃喝起来。仿佛整个世界的主旋律就是他们几个的吃喝了!

一切似乎都很平静自然正常!他们吃喝玩乐,再平常不过了!夜晚渐渐地深沉起来,而他们几个似乎全然没有任何归意!这家平常的馆子要不是因为他们早就没有什么生意了,可是因为他们此刻的喝五吆六却似乎平添了几分生气,馆子里也没几个伙计,早已准备打烊休息的他们面对中文他们的吃喝玩乐终究是无可奈何!

夜继续深沉下去!饭桌上的喝五吆六声渐渐地变得越来越做作和虚假,这群大灰狼在窥视那些店家伙计们逐渐地睡意上来,秋日的深夜此刻特别的寂静,他们的喝五吆六只是虚假的浮浮的,像个盗贼在窥视着逐渐沉睡的世界,他们就要准备一哄而散地逃去!

为了确保顺利逃离,其中一个哥们儿吆喝了一声:“喂!再拿两瓶啤酒来!”果然就有个精明的伙计应声去拿啤酒了!

他们几个使了个会意的眼色,匆忙地悄悄地走出馆子来到街面上,突然某人一声“快跑”!于是,大家就没命地疯跑起来!

身后馆子里的伙计惊叫起来:“站住!捉贼呀!抓吃饭不给钱的呀!”馆子的男女老少也没几个,都疯狂地追!

可是哪里追得上他们这群如狼似虎的年青小伙子,他们几个毫不费力地轻易地逃脱了挨打和进派出所的风险!

说来奇怪,疾恶如仇老实正统的我听到中文有声有色地不无促狭地讲到自己刚入社会不久发生的流氓行为,我竟然有些无动于衷地丧失了道德良知而作奇闻怪谈,并没有丝毫谴责他们的意思,当然,是少年时代的老同学的亲身经历的促狭,我怎么好说什么!

为亲者隐,这似乎是古往今来不成文的惯例,试想,一个人能够因为亲友在他不董事的年龄犯了些促狭的事情而疏远他的吗?如果,我听了老同学的事情而厉声谴责他,那倒是不谙人情事故了!于是,我只有把中文这些见不得人的经历看成一个人背后的秘密!写下来,也不过是有些超善恶地品味人生和年轻罢了!

人的一生,有几个是白璧无瑕的呢?有几个又敢于揭示那些隐秘的人性呢?不过对于中文促狭地行径,我当时似乎更多的是把它看成流浪汉式的有些流氓意味的传奇色彩的青春骚动罢了!

中文见我意犹未尽的沉思中,拉了我一把。“张弋,老同学,这些事情可别跟外人道起啊!”

我忠厚地笑了笑,示意他放心。是啊!他中文要是不把我当很好的朋友他会毫无顾忌地和我说这些最隐秘的人生经历吗?我想,人生在世,大概难免超善恶是非的情境心态吧!

癫痫病发作前兆有哪些
癫痫疾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成都哪里治疗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

东窗事犯网 | 洗浴信息 | 七月十四粤语 | 新生儿尿布怎么用 | 万能网卡下载 | 支撑轴承 | 刘晓庆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