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机如何自己刷机 >> 正文

【流年】程老蔫(选择征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老俗话说:站在麦秸垛上看棉花花。真是不假。七月,鲁西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种植的成片成片的棉花,已经盛开着白色或者粉色的花,还有一些棉桃藏在叶子中,正在吸收日月精华悄悄地膨胀着。村庄里的炊烟依次散去,太阳已经逐渐毒辣,洼程庄的棉花地里开始了一天的繁忙,正在疯长的棉花必须拾掇,有选择性地掐去分叉,避免晃枝过多地吸收养分。很多村民走在齐胸高的棉花地里,埋头苦干!这时,一个瘦高个子的男孩,踮着脚走在坑洼不平的地头小路上。他唇边涎着口水,一只手勾勾着,另一只手里抓了一把毛毛狗,一边走,毛毛狗就在他怎么也合不上的手指缝中掉,然后后面一个上岁数的男子就隔着五六米地跟着,掉一根,就捡起来,掉一根,就捡起来。看着快掉光了,就紧走几步跟上去,将一把毛毛狗重新塞到男孩的手中,男孩会歪着脖子冲着他“嘿嘿,嘿嘿”地笑。

这个跟在后面的男人叫程老蔫,程老蔫自然不是他的大号,他本名叫程宝生,因为他上面有四个姐姐,在生了他之后,父母如获至宝,取名宝生。但程宝生咋样也对不起这个响当当的名字,生下来连哭都懒得哭,一副蔫蔫的样子,长大了也不合群,上学了更是独来独往,别看不喜欢说话,可鬼点子不少,尽耍蔫损。不是偷吃了别人当做午餐的窝窝头,就是趁别人不注意,去偷灌人家的蓝黑色墨水。这些事情,大家绝对不会想到是他干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当看到替罪羊挨批评时,就是他最快乐的时刻。即便如此,他也不露声色,仿佛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世界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慢慢的,大家也会抓住蛛丝马迹,知道是他干的,但就是任凭你说破喉咙,他也死不承认,就是叫来他娘,他爹,也咬死不说。没办法,大家给他起了外号:小蔫。意思是蔫坏蔫坏的。小蔫老了就自然而然地变成老蔫。

程老蔫跟着的,是他的小儿子,叫程高飞,今年已经二十多岁了,但因为出生时所带的先天性心脏病,发育不全,他能听到但不会说,嘴里只能发出“嘿嘿,啊啊”的声音,见到别人就是傻笑,能吃能喝能睡,一点点活也不能干。他可是程老蔫的心肝宝贝,远远比他的四个姐姐吃香多了。程老蔫生气时,谁都骂过打过,唯独对于屡屡犯错闯祸的程高飞一小手指头都没有捅过。谁要欺负程高飞,他会像一个守窝的母鸡一样,疯了似的去跟人玩命。所以,大家背后叫程高飞——惹不起。

地里忙着的赵寡妇看到惹不起,就喊,程高飞,程高飞,这里有好玩的,你快来呀!惹不起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蹭蹭蹭蹭地窜进棉花地,就歪歪斜斜地冲着赵寡妇跑过去,到了跟前,程寡妇将一只正在蠕动的棉铃虫放到惹不起勾勾的手里面,惹不起嘿嘿地笑着去让程老蔫看,看到惹不起手里的东西程老蔫气急败坏地一把把棉铃虫打掉,然后扯起一根棉花,想抽赵寡妇。赵寡妇早就预见程老蔫会如此,身材纤瘦的她早就一拧腰身,飞快地跑到地的另一头,撒泼似的喊,程老蔫打人啦,惹不起来啦,程老蔫打人啦,大家快躲惹不起呀!听到她的声音,正在埋头干活的村人纷纷爆发出嘲弄的笑,让程老蔫更是恼羞成怒,他脱下一只鞋,狠命地向着赵寡妇扔去。赵寡妇灵巧地躲过之后,将程老蔫已经看不出本色的,脚趾头露了一个大洞的千层底布鞋踢到地头的阳水沟里,然后哈哈大笑着跑了。

惹不起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看到他手里的棉铃虫被爸爸打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啊啊呀呀”地哭个不停,看着哭闹不止的惹不起,程老蔫也顾不上去追赵寡妇,赶紧在叶子上抓了一只棉铃虫,丢到惹不起手里,然后将他拎起来。并光着一只脚,跟惹不起一样踮着脚,一瘸一拐地走到地头,在阳水沟里捞出自己的鞋,控干水,就扯着看着手里的棉铃虫抽搭着嘿嘿傻笑的惹不起回家了。

逐渐移到头顶的太阳,将这一老一少两个佝偻着的背影拉短,看到的人却没有一个同情,还有一些使劲地漱了一口,然后将痰啐到地上,骂了一句:活该!

程老蔫肯定是听到了,他明显地停顿了一下,但却没有过来争论,而是将头垂得更低了。但他依然没有将自己满心的愤怒转嫁到惹不起身上,而是扯着他的袖子,想尽可能快地离开这个地方,但惹不起低头看着手里缩成一团的棉铃虫,可能是怕它会掉下来,所以,反而走得更慢了。程老蔫急得满头大汗,狼狈不堪。程老蔫盼着赶紧消失在这群嘲笑他的村人面前,又怵头出现在家里,看到那个咋看都心里憋闷的儿媳妇。

有五个儿女的程老蔫,咋就把日子过成这样了呢?这话还要从头说起,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公道自在人心,谁也不傻。

【二】

勉强上了五年学的程小蔫兴高采烈地退学了,每次考试都是个位数字的他,早就盼着这一天。但他的父母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总是盼着这个家里唯一的一个男丁,可以上个高校,可以光宗耀祖,但偏偏三女子积极向上,小儿子却说什么也不好好上,没办法,就一个不剩地都让他们退了学。女孩子上了也白上,男孩子即便不上也一样娶媳妇。

退学之后,同样上到五年级的三女子哭了好几天,程小蔫没有给她一丝丝的安慰,反倒跟她打小报告:听咱娘说,有人给你提亲呢!没准过几年就把你嫁出去。三女子想到刚刚十七就出嫁的大姐,刚刚十六就出嫁的二姐,想着自己刚刚十五岁,就要出嫁,忍不住哭得更大声了。程小蔫没有撒谎,他不过就是火上浇油而已,在那个年代,女孩子十几岁出嫁很正常呀!并且,他还听说,虽然自己刚刚十三岁,但他娘已经帮他物色了村东头老宋家的小女儿宋青莲,宋青莲比他大两岁,已经十五岁的宋青莲比他还要高,出落得非常漂亮。当他听到娘这样一说,当天晚上就梦到了她,但除了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他,他也不知道能做什么,他不知道每天半夜爹和娘屋里发生的哼哼声是为了什么,更不知道他和宋青莲成亲要如何才能生儿子。

三年后,三姐悲悲戚戚地嫁给了宋青莲一直长不高的哥哥宋青峰,而比程老蔫高半头宋青莲则哭哭啼啼地嫁给了他,这在当时,叫换亲,是穷人家娶不起媳妇的下下策,是不得已的选择。也就是说,为了让儿子娶上媳妇,而牺牲一个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嫁到对方家里的女儿,也是对自己家的幸福的约束,一旦对方不好,这边也别想好过。两个家庭像一根草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

三姐嫁过去一年,就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并且,一直长不高的宋青峰居然一年长了一头还多。三姐抱着儿子回娘家,一脸的喜气,全然没有了最初的悲戚。但宋青莲却截然相反,她嫁的是还没有成人的程小蔫,虽然结婚了,但依然没有婚姻之实,两个人睡在一起,各自钻自己的被窝,面对脾气暴躁的宋青莲,程小蔫总是即便有很多鬼主意,却不敢凑上前半步。

可程老蔫的爹娘可着急呢!同时结婚的女儿生养了儿子,咋媳妇一点动静也没有呢!他们转着弯儿地问程小蔫,但还没成人的程小蔫哪儿知道男女之事呀!问了半天,他也稀里糊涂的,答非所问。没办法,老两口只能指桑骂槐地发泄不满。比程小蔫长两岁的宋青莲自然已经懂得男女之事,她故意装作听不懂,然后晚上依然据程小蔫于千里之外。

就这样,又过了三年,程小蔫和宋青莲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一个被窝,十七岁的程小蔫在一次酒醉之后,稀里马虎地将宋青莲按到身下,将哭闹不已的宋青莲紧紧地抱住,他们并不知道窗外偷听的程小蔫爹娘早已激动得泪流满面。

原本以为宋青莲会和三女儿一样很快就让他们抱上孙子的,可宋青莲一连气儿地生了四个丫头,第一个丫头出生的时候,程老蔫的娘故作欢喜地说:丫头好,第一个是丫头会疼人。

第二个出生的时候,她咬着后槽牙说:丫头好,第二个是丫头下面连着生小子。

第三个出生的时候,她面露愠怒地说:不会下蛋的鸡,干嘛还占着窝?

第四个出生的时候,她一听说是丫头,扯着儿子扭头就走,恶狠狠地说穷死也不能要这个不会生儿子的媳妇。

有了孩子的程小蔫,被人叫做程大蔫。程大蔫心里也闹得慌呀!已经过二十好几的他早就有了无后为大的思想,看着媳妇一撇子一个丫头,一撇子一个丫头,他的火也蹭蹭地往上冒,背后也跟宋青莲打得不可开交。但又看到那四个花朵一般的小丫头,他也舍不得给她们换一个后娘。

程大蔫的娘这样哭天抢地地一闹,正在月子里的宋青莲气大伤身,居然一滴奶都没有,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没有奶的孩子,真的是夭折得太多了。还好,这时,宋青莲的嫂子,也就是程大蔫的三姐也生了一个女儿,所以,她就经常抱着四女儿去嫂子那儿吃奶。熬过了最初的几个月,再添加一点米糊糊,这孩子居然也活下来了。

拉着四个女儿的程大蔫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下地干活总是别人去的时候,他就不去,别人不去的时候,哪怕是顶着多大的日头,他也不说一声苦。即便这样,家里依然入不敷出,没办法,还是程老蔫的娘有主意,他让程老蔫一次领着一个孩子,让孩子们去姑姑家住着,一个姑姑家一个,四女儿留在家里,正合好。即便姑姑们都非常不愿意,但碍于爹娘的余威,谁也不敢吭气。

就这样,日子勉强熬了过去。待到四女儿八岁时,已经快四十的宋青莲又怀孕了,她说再生也是丫头,还是做了吧!你就没有儿子命。程大蔫看着半上不下的四个女儿,也点头表示同意,他们两个一人两个女儿地领着,一起来到乡卫生所,来到那儿看到卫生所一片嘈杂,一打听才知道:有一个上面生了好几个姑娘的,非要将怀了孩子整下去,整下去一看却是一个小子,正在卫生所闹呢!见此,程大蔫和宋青莲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都选择蔫不溜溜地回了家。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果然是一个儿子,可是把程大蔫的爹活活乐死了。抱着终于见面的孙子看着笑着气绝身亡的老伴,程大蔫的娘是笑一声,哭一声,疯了。所以,这个刚刚呱呱坠地的孩子,就背负上克死人的硬命。祸不单行的还有,这是一个不健康的孩子,从小就易于别的孩子,一哭就脸发青,手一直总是勾勾着,怎么也伸不直,让程大蔫和宋青莲怎么也乐不起来。

但毕竟是一个儿子呀,家里有了儿子就有了根,有了后,这样就可以面对列祖列宗了,有点毛病又如何,带把就行。

话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在程大蔫的身上,娶媳妇的时候还小,不懂,到生了儿子之后,是真的忘了娘,并且还是一直宠他爱他胜过一切的、并且为了他才疯掉的娘。他将他娘像拴牲口一样,栓到柴禾屋的炕上,这边吃饭剩下了,就丢过去一些,没有剩下,也就顺带忘了自己的亲娘。

疯掉的大蔫娘也不知道说饿,她只会鬼哭狼嚎一般地嚎叫,孙子……孙子……宝生他爹……宝生他爹……仿佛她已经颠倒黑白的世界中,只剩下盼红了眼睛的孙子和骤然去世的老伴。程大蔫的姐姐看到娘可怜,会隔三差五来看,过来拿的吃的用的,当时是放在娘的身边,但可能还没等她们出门,程大蔫就理所当然地拿回到自己的屋子。看到程大蔫如此,他几个姐姐也心寒了,心里想着接娘走,但在农村,已经出门子的女儿哪里有抚养娘家娘的呀!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也只能无奈地流着眼泪回家转。

她们身后的柴房中的大蔫娘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她的世界中,根本就没有几个女儿的容身之所,她不停地念叨,孙子,宝贝孙子……还抱着枕头不停地摇摆,宝儿,宝儿,睡觉了,睡觉了……

可这依然没有打动程大蔫,程大蔫变本加厉地虐待他娘,不仅经常好几天不给送饭,甚至到冬天天冷的时候,也不给她点炉子,烧火炕,甚至一床厚被子都不给她。已经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大蔫娘终于在年三十的清晨,蜷缩着死在炕下,一只手被拴着,另外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一只老鼠,双眼圆睁,嘴巴长得大大的,试图将老鼠塞到嘴里。

看到娘惨死,依然没有唤醒程大蔫,他大办了丧事,仿佛表达自己的孝心。一个村子的人来了都指手画脚,但碍于怕沾惹小人都不敢吭气。几个女儿来哭娘,一口一个委屈,一口一个屈死,让恼羞成怒的程大蔫硬生生地给轰了出去。没人愿意凑合的丧礼显得非常诡异,丝毫不为所动的程大蔫,居然一脸窃喜地去告诉帮厨,少买点菜和肉,省得没人吃坏了。

最后还是女儿怕娘没有人抬,强忍着悲痛回来,连着给乡亲们磕头,才算将大蔫娘送到坟墓中。看到父母的棺木并排着被黄土掩埋,几个女儿携起手,一起头也不回地走了,她们留下一句话:既然程大蔫选择如此对待她们的娘,倒要看看程大蔫将来如何享福。

夕阳拉长了她们的背影,程大蔫没有看到他的姐姐们的眼泪,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逐渐成型的坟茔,他嘴里念念有词,但即便是在他身边的大蔫媳妇,也没有听懂他到底在说什么。

【三】

大蔫娘死了,大蔫的姐姐们也跟他断道了,程大蔫反而很开心,终于可以过完全属于自己的小日子了。他跟他的父母一样重男轻女,女儿再好也不愿意多花一分钱,儿子即便是有病的,也愿意倾其所有。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专业
北京治疗癫痫哪个医院好

友情链接:

东窗事犯网 | 洗浴信息 | 七月十四粤语 | 新生儿尿布怎么用 | 万能网卡下载 | 支撑轴承 | 刘晓庆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