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机如何自己刷机 >> 正文

【凤凰】谁谋杀了司徒蕙兰(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法医验尸

龙市附小家属房三单元五零二室,年轻的司徒蕙兰安详地躺在洁净主卧的床上一动不动,她睁开的眼睛带着异样光芒似绝望又似恐惧,她的手脚已经冰凉,脸色煞白。

一个乌黑头发戴眼镜,棱角分明浓眉毛的男人疯狂地摇曳着司徒蕙兰的手臂,咽喉中发出“啊……呀……啊……”的悲痛哀鸣。

“兰啊兰,兰啊兰,你这是怎么啦?你怎么就如此狠心地离我而去了呢?兰儿呀,我的兰儿……”男人的恸哭声传遍整个家属房楼道,时值暮秋,阵阵凉风吹得小区院子里的老槐树叶瑟瑟作响。

三十分钟不到,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传过来,三辆警车开到,雷霆万钧,警察同志迅速拉起警戒线封锁住小区现场。随警的男法医陈勉穿着白大褂,提着一个银色箱子急切而稳重地走上楼梯进入五零二房。

刑警队长用手拍了拍还在无限悲痛中哭泣的男人说:“李先生,李先生,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你到外面休息一下好吗?我们让法医同志检查一下逝者的身体。”

那男人脸上的眼镜镜片泪水模糊,虽然他此刻痛苦万分,神伤之极却依然英气逼人,他是司徒蕙兰的丈夫李白桦,他回过神来,用沙哑的声音回答:“你们要做什么?”

高大坚毅的队长告诉他:“我们现在要给逝者做一个全身检查。”

“全身检查?”听着这话,李白桦仿佛感觉自己的妻子还是活生的一样,仿佛有人要玷污她一般,他态度坚决,带着两丝血痕的嘴唇蹦出一句:“不行,我不同意你们检查。”

刑警队长用正义的口吻对李白桦说道:“李先生,你好,我们现在不排除你的妻子有被谋杀的可能,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李白桦态度依然坚决,他痛心疾首地扑到身体僵硬的妻子身上,大喊道:“我不许你们碰她……我不许你们碰她……”

刑警队长招招手,两个刑警队员上来要把李白桦拉开,客厅外穿戴整洁的法医陈勉进来了,他冷峻、淡然,他用手轻轻地拍了拍逝者丈夫的肩膀,礼貌地说道:“李先生,您好,请您相信我,我不会冒犯您的妻子的,我以我的职业操守向您保证,我现在给她做检查是方便第一时间取证。”

李白桦的下巴很帅,他的头发有些凌乱,看着仪表整齐的法医,他的坚决中生出一丝犹豫,就在这一丝犹豫中,李白桦被两位刑警队员架着胳膊拉了出去,他双腿发软,被拉远着和逝去妻子的距离,口里再次发出呼天抢地的哀嚎声:“兰儿,我的兰儿……兰儿呀,我的兰儿……”

五零二室门外站着拥挤的猎奇邻居,法医陈勉示意主卧室内所有人退出去,只留下一个专门给他记录的助理。陈勉把房门关上,屋内的空气顿时变得凝重,这间卧室物品摆放整齐,床上的被套、枕头套都是新的,被面是纯棉真丝的,印着两个可爱的“恭喜发财”的宝宝图案甚是喜人与这悲凉的气氛非常不搭。

陈勉法医缓缓地掀开半盖着她的被子,床上呈现出逝者司徒惠兰修长而丰满的身躯。陈勉猜测着逝者的身高、体重:一米六九,五十五公斤。陈勉用手梳理一下逝者的头发,她乌黑的秀发还带着香味。陈勉用手一点一点地触摸、查验着司徒惠兰的头皮却没有发现任何伤痕。她的眼睛依旧瞪着,那一对弯弯的眉毛像小船一样非常性感、美丽。陈勉用手轻轻地把她的眼睛合上,此刻的司徒惠兰不像一位逝者却像一位睡美人。陈勉有条不紊地把她的上衣脱下,司徒惠兰露出了柔美白皙的躯体,她的胸衣是粉红色的。

二、新来邻居

端午节的前三天,天空中阴云密布,一辆白色卡车停定在龙市附小家属房小区门口,后面的蓝色滴滴出租车上跳下来两个人,一米七八的英俊男人李白桦走向前。他脸上露出灿烂笑容诚心地说道:“这将近一千里的路程,太感谢您了!走,咱们先找个地方吃个饭。”

卡车司机抬头看看天气,摆摆手回应到:“小帅哥,吃饭以后再吃吧,趁现在还没下雨,咱们赶紧把您的家私卸下来。”李白桦透亮的眼睛看着灰色的天空觉得卡车师傅说的有道理,点点头和他一起从车上往地上卸货。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了,像小山坡一样高高的一堆,这些都是李白桦和他的妻子司徒蕙兰平日里的家居用品。二零二零年,新冠疫情袭来,机敏的李白桦选择带着妻子逃离广市来龙市继续自己的创业之路。卡车司机见高高的一堆小山,心有余悸,收了运费开着车一溜烟跑没影了。

李白桦正插着腰望山兴叹,风姿绰约的司徒蕙兰徐徐而来,她手里拿着两瓶本地特有的高档饮品——高山青草奶。她递一瓶给自己的丈夫说:“老公,来,咱们一人一瓶,喝完咱们一起冲锋。”她说话的时候非常自信,眉毛挑高像极了一位叫汤唯的女影星。夫妻两个租的是附小家属房三单元五楼二号,这是一幢没有电梯的老楼,他们——吭哧的汽车声、咣当的卸货声、亲昵的谈话声早就惊动了小区内的所有人,三单元四零二室的窗户铁丝网上一双褐黄色、深邃的眼睛正远远地沉默地注视着他们。

稍歇片刻,夫妻俩开始攻关。李白桦用手臂搂着一大包衣服扛在肩上,踉跄地走几步,他回头对妻子说:“兰儿,你慢点搬,拿不动就别拿,累了就坐在这儿休息,我来搬。”司徒蕙兰看自己文质彬彬的白领丈夫此时成了一个甩膀子卖力气的蓝领搬运工不由会心一笑,她笑起来绯红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酒窝,让人着迷。平日疏于锻炼的李白桦五趟下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司徒蕙兰从名贵的包里拿出一块真丝手绢走到丈夫的面前给他擦汗。此刻李白桦有些劳累地坐在一个皮箱上,他俯视着自己年轻的妻子:她已脱去了外套,只穿一件粉红的贴身的中国风旗袍,凸显着她的身材性感妖娆。李白桦忍不住用带着些灰尘的手拉一下自己妻子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来。司徒蕙兰连忙推开,娇羞地说到:“有人呢……”

两人还在眉目传情,天空的雨水开始滴下来,这下他们夫妻俩慌了神,李白桦不想让自己的家私淋了雨,一手一个行李加紧往楼上搬。娇弱的司徒蕙兰也展现出了她强大的一面,她把三厘米高的高跟鞋放一边,换上一双平底拖鞋,纤细的手用力地拖拽着箱子、书籍、公仔、玩具等物品往楼道下放。慌乱中的李白桦一回头看见雨中的妻子:旗袍已经湿透贴在身上,火辣的身材呼之欲出,旗袍大腿的开衩处露出白皙肌肤。李白桦一把拉住妻子:“兰儿,你快上楼上洗澡去吧,这里让我一个人慢慢搬。”司徒蕙兰迟疑片刻,湿漉的长发下鹅蛋脸莞尔一笑:“才不用,我没事,我们一起搬吧。”说着她端起一盆君子兰就上了楼,李白桦看着妻子婀娜的背影,内心感触万千,他暗暗发誓:在新的城市他一定要努力,让自己最心爱的妻子过上好日子。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空中的雨滴飘落、飘落。半个小时后,地上只留下两件行李,其中一件是用塑料箱子装着的伟人画像,那是李白桦的精神食粮。忙活半天总算要收尾了,司徒蕙兰内心有些窃喜,她弯下腰纤纤手指抓一下塑料箱子边沿,怎料雨天湿滑,箱子刚拿起就掉落下去。箱子摔碎了,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这时候一个穿着红黄马甲的男清洁工戴着斗笠,拉着车子过来。那清洁工五十岁上下,目光炯炯有神,他脸上洋溢热情,拿过一个黑色袋子,走到司徒蕙兰的身边对她说:“来我帮你吧!”他一边说一边把画像、日历、纪念卡片等物什放进袋子里。司徒蕙兰站在一边手足无措只好说声:“谢谢,叔叔。”

男清洁工手脚麻利,一会就把地上散落的东西装好了,他把袋子递到司徒蕙兰的面前关切地问道:“你们是新搬来的吗?”司徒蕙兰此刻全身上下湿透,感觉尴尬:“是的,我们是刚刚搬来。”说完拿起袋子扭头就上楼上去了,男清洁看着女子走开,扯起嗓门喊到:“我姓黄,大家都叫我老黄,这个些碎塑料我就拿走了。”司徒蕙兰转身站在楼梯口回答他:“好的,黄师傅,你拿走吧。”

三、甜蜜两口

三天的努力,夫妻俩终于把五零二室收拾的有点家的样子。这一天刚好是一年一度的传统佳节——端午节。打扮帅气的李白桦从市场买了东西,他健步如飞,一口气从一楼奔上了五楼。今天他故意不用钥匙开门,用手“咚咚咚”敲起门,欢快地呐喊着:“开门,开门!”

司徒蕙兰——一根红皮筋挽着秀发,着紧身背心,小短裙,踏着两厘米跟的拖鞋“嘎吱,嘎吱”走到门边,她像山林里婉转鸣叫的黄鹂鸟一样询问着:“谁呀?”

“我,你老公!”李白桦爽朗、干脆地接着话。

听到是自己丈夫的声音,司徒蕙兰赶紧开门,只见李白桦立在门口像南天门的天王一般魁梧、神气,司徒蕙兰打趣到:“你还不进来?难不成要在楼道上做男装模特?”

李白桦兴奋地说:“老婆,你猜猜我买了什么?”

“买了什么?”司徒蕙兰好奇地问。

李白桦左手迅捷地把一斤鲜活大虾、一只肥美螃蟹、一串紫色葡萄拿到她的面前,同时来了一句响亮的“铛铛,铛档!”李白桦看了,内心欢喜,今天她还没涂口红,可她那上扬的嘴角露出的丝丝微笑依然那么迷人:丈夫有心了,这些可是她最爱吃的食物。

看见自己的妻子开心,李白桦继续乘兴追击:“老婆,你再看!”他又从右手迅捷地拿出两束绿植,一束是青青艾叶,一束是红色玫瑰。司徒惠兰把两束绿植接在手里,欢喜不已,她们那儿过端午节插艾叶是既定习俗,还有这她最爱的花朵——红玫瑰。司徒蕙兰闭着眼睛,深吸一口艾叶的艾香和玫瑰的花香,内心充满幸福。

司徒蕙兰熟练地拿起剪刀修剪着艾叶和玫瑰的枝丫,她把艾叶插在了门上,把玫瑰放进了一个精致的大玻璃花瓶,她细嫩的双手正摆弄着玫瑰花朵,突然李白桦从后面把她的腰身抱住了,李白桦的脸贴在自己的妻子脸上,闻着妻子的秀发,荷尔蒙激素迸发,和她亲昵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刻,五零二室的房门再一次“咚咚咚”响了起来。沉浸在欢愉中的夫妻俩惊醒了,他们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停顿一会,敲门声继续“咚咚咚”响着,他们听的没错是有人在敲门。“会是谁呢?”李白桦和司徒蕙兰内心都在纳闷:“自己刚搬来这个小区,谁也不认识呀!不会是清理垃圾的老黄——黄师傅吧?”

司徒蕙兰的红色头皮筋松动,她长长的黑发散落开来像一位美貌的瑶池仙子,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后面轻轻地询问:“谁呀?”可是没有人应答,她和丈夫李白桦尴尬、疑惑地四目相视都以为自己幻听了。可此时门外又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李白桦挺挺胸脯,壮着胆子一把把门拉开却什么也没看见,他正在纳闷,司徒蕙兰靠了过来,发出一声“噢”的惊奇叫声,李白桦低下头这才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身高一米五零左右的老奶奶。那老奶奶上了年纪,微微驼背,岁月的侵蚀让她满脸皱纹,她的口里只剩三颗牙齿,身板弱不禁风,体重大概只有七十斤。她褐色的、深邃的眼睛望着面前这对高大的夫妻,脸上展露出三丝善意的笑容。

司徒蕙兰下意思后退半步,低下身子微笑地对老奶奶说:“您好,奶奶!”老奶奶虽然岁数不小,但是听力却出奇的好。她回应道:“你们好,我们是你们楼下的邻居,我姓王。”李白桦放松了紧绷的身体也说起话来:“王奶奶,您好!您是我们楼下的邻居呀,很高兴认识您。”他说着话现在才分辨出王奶奶孱弱的手里捧着一个青花瓷的小盘子,盘子里放着两个灰色的粽子。王奶奶说话的语气很轻、很慢:“今天是端午节,我亲手包了些粽子,拿两个给你们俩尝尝。”司徒蕙兰会心一笑,跑进厨房拿出一个大大的光亮无比的微波炉磁盘把粽子接了过来,这白色的磁盘和王奶奶老旧的小盘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司徒蕙兰拿走了粽子,老人脸上洋溢着的一丁点儿笑容消失,她的脸上恢复了宁静。李白桦说:“王奶奶,您快进我们家坐坐。”王奶奶指甲尖尖,两个手指捏着盘子,一只手背在身后,转身下楼梯去了,边走边说:“我就不进去了,你们忙吧。”夫妇俩目送着王奶奶离去:她留着银白色的短头发,穿着柔软的景泰蓝布鞋,走路很轻,生怕发出声响。待王奶奶关上四零二的房门,小两口回到屋子里继续缠绵。

四、执拗买车

一个月后,李白桦和司徒蕙兰在龙市的生活步入正轨,李白桦的事业也不断上升。

农历七月初七,大街小巷充满着“情人节”的气息。那一天李白桦回来得很早,他买了一瓶波尔多红酒,弄了一盘活虾、一盘黄瓜、一盘炒鸡和妻子对酌起来。

透明的玻璃杯装着紫色的冰镇葡萄酒,这也是司徒蕙兰的最爱。三五杯下肚,司徒蕙兰看李白桦,李白桦看司徒蕙兰,彼此眼中都生出火花来。趁着酒意,宁静的空气中同时响起两个声音“兰儿,公司想追加些投资。”“老公,我想买辆车。”

两人的话几乎是同时说出来的,白色桌布上那一盘白灼过的大虾顿时显得很缺乏活力。李白桦先说话了,妻子刚才提的要求他听得清清楚楚,就在前天还是他陪着妻子在市中心一家网络公司找到了一份适合她的体面的工作。他真切地询问:“兰儿,你想买车?你想买辆什么样的车呢?”司徒蕙兰站了起来,今天她上半身穿着的是一件白色衬衫,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干练、优雅。她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她像一只归巢的小鸟一样萦绕在丈夫的身旁,她用白皙而细长的手臂环绕着丈夫的脖子温柔地说道:“老公,我公司的同事都带我去看了两遍了,我想买和她一模一样的白色宝马520。”

看癫痫所需的费用是多少钱
治疗癫痫一般是用哪些方法
河北治癫痫重点医院

友情链接:

东窗事犯网 | 洗浴信息 | 七月十四粤语 | 新生儿尿布怎么用 | 万能网卡下载 | 支撑轴承 | 刘晓庆的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