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贵州卫视网络直播 >> 正文

经济新动力未来20年4亿人将进劳动市场2亿受大学教育

日期:2015-1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经济新动力:未来20年4亿人将进劳动市场 2亿受大学教育

在未来20年里,一共大约有4亿年轻劳动力陆续进入劳动力市场,这当中大约有2亿人是受过大学教育的,一定会诱发我们的产业结构向着更高端、更好的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新动力未来的潜力非常巨大。

国家统计局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9%,低于全年增长目标,这也是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GDP增速季度值首次跌破7%。

今年就业目标提前完成,多地楼市销售依然火热,前三季度消费增逾一成……尽管经济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但亮点、精彩依然不断。为此,本报推出本组专题报道,展望今年四季度乃至更长一段时间的经济发展前景。诚如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所言,中国经济会继续保持总体稳定运行的态势。

◎每经记者 李彪

“改革红利和创新红利进一步释放,此外,虽然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在减少,但是人口素质在提高,人口红利也是很大的。在这些因素推动下,新经济、新产品、新业态形成一种新的动力,我把这统统归成一种新动力。”

10月19日,2015年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作如上表述。

尤其是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新动力势头强劲,发挥的作用明显。今年1~9月城镇新增就业已提前完成全年指标,就是鲜明的例证。盛来运认为,随着新动力的成长,会对冲下行的压力,中国经济会保持中高速的增长,这是四季度包括今后一个时期最可能的运行态势。

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在未来20年里,一共大约有4亿年轻劳动力陆续进入劳动力市场,这当中大约有2亿人是受过大学教育的,一定会诱发我们的产业结构向着更高端、更好的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新动力未来的潜力非常巨大。”

就业指标折射经济平稳

经济增速区间是否合理,一直与就业等牢牢“捆绑”在一起。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锁定为7%左右,从前三季度来看,一季度同比增长7.0%,二季度增长7.0%,三季度增长6.9%。

今年三季度经济增速首次破“7”,也引发一些人对于是否还在“合理区间”的担忧。对此,盛来运认为,虽然经济增速略有回落,但是总体平稳的基本面没有变,稳中有进和稳是在7%左右。

就业指标总体表现还不错,前三季度新增就业超额完成全年的计划目标。盛来运称,9月份我们调查失业率数据是在5.2%左右,比前两个月稍微有一点点上升,主要原因是8、9月份正是中国大学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旺季,所以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劳动力市场的压力,但是主要的25~60岁的就业人员调查失业率是稳定的。居民消费价格1~9月份只上涨1.4%,而且居民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增速高于GDP。“这些指标充分说明当前中国经济总体运行还是比较平稳的,仍在合理区间。”盛来运说。

为什么在经济继续下行的背景下,年初国务院设定的“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以上”的目标还能提前完成呢?

对此,陈玉宇解释,中国经济仍在较快增长,但是,三十多年经济发展下,人口结构发生变化,总量上的劳动力就业压力也已发生结构性变化,当前总量上的就业压力并不大。中国经济的就业压力是结构压力而不是总量压力。

陈玉宇认为,随着传统企业的关闭、转型,传统岗位的劳动力也将向新岗位转移,这方面的压力已经显现,需要政府出台宽松的政策环境予以支持。

改革红利创新红利释放

“实际上中国经济的运行受这三种力量的支配,即下行压力、支撑力,还有新动力,通过它们来决定中国经济的走势。”盛来运说,随着新动力的成长,潜力的继续发挥,中国改革的继续推进,创新的步伐加快,支撑力和新动力交织在一起,会对冲下行的压力,所以我觉得中国经济会持续保持平稳较快的增长,保持中高速的增长,这是四季度包括今后一个时期最可能的运行态势。

实际上,在经济转型、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如何成为新的经济增长动力,是近年来经济学界热议的话题,新动力被寄予厚望。

盛来运介绍,改革红利和创新红利进一步释放,此外,虽然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在减少,但是人口素质在提高,人口红利也是很大的。比如现在每年有七百多万的大学毕业生,构成了中国人才的红利。盛来运称,在这些因素推动下,新经济、新产品、新业态形成一种新的动力,把这统统归成一种新动力。

对此,陈玉宇认为,未来中国人才红利较大,经济增长新动力未来的潜力非常巨大。陈玉宇进一步解释,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出生的小孩,将会在未来20年时间内陆续进入劳动力市场,这些跨越二十多年年龄层的人口大约是4亿人,其中,有2亿人左右受过大学教育,劳动市场增加这么多大学高学历的劳动力,就一定会诱发产业结构向着更高端、更好的产业结构转变。

但是,转变需要时间,更需要政府的政策配合,也会产生市场摩擦,陈玉宇称,在此之前,中国高端劳动力的就业压力仍将存在,因为转轨过程中,能够提供大量工作岗位的是传统产业,适应高端劳动力的工作岗位有限,我们创造适合高端岗位的能力有限。

【作者:李彪】 (编辑:wenjing)

友情链接:

东窗事犯网 | 洗浴信息 | 七月十四粤语 | 新生儿尿布怎么用 | 万能网卡下载 | 支撑轴承 | 刘晓庆的近照